“瘋子”的柿子 少兒故事

“瘋子”的柿子

我是在鄉下長大的。記憶里,村子里有一棵高大的柿子樹,長在不算寬敞的一個院子里。一到秋天,那棵搖響了一樹紅燈籠的柿子樹,便成了孩子們最大的樂趣。每天,從幼兒園回來,連粘在褲子...
最新
閱讀全文
種一片星光 少兒故事

種一片星光

你有過被一只青蛙跟蹤的經歷嗎? 我有過。那天,我下班回到居住的小區,已經是臨近晚上十二點鐘了,這個點大部分人已經進入夢鄉了。整個小區靜悄悄的,種植其間的花木,散發著清新可人...
最新
閱讀全文
 洪水·花兒·勇氣(一朵小花) 少兒故事

洪水·花兒·勇氣(一朵小花)

村子遭受了一場百年不遇的洪水。當人們得到了警報,剛剛跑到山上時,洪水就鋪天蓋地傾瀉下來。它呼嘯著沖走了房子,沖倒了參天大樹,席卷著泥沙淹沒了整個村莊。來不及逃跑的豬、牛...
最新
閱讀全文
拾稻穗的田鼠 少兒故事

拾稻穗的田鼠

夜,微涼,月色溶溶。輕踩著朦朧的月光,我和妹妹各提一個小籃子去田里拾稻穗。在那個饑荒的年代,人們餓得前胸貼后背,每走一步都能聽見水在肚子里晃蕩的聲音。白天是不能去拾稻穗的...
最新
閱讀全文
闖入快快國的慢小曼 少兒故事

闖入快快國的慢小曼

慢小曼是生活在慢慢城的小姑娘。慢小曼很慢,吃飯、走路、看書、睡覺都很慢。雖然她已經很慢很慢了,但慢不過爸爸媽媽和阿公阿婆。慢小曼的身體里住著對任何東西都充滿好奇和幻...
最新
閱讀全文
尋找一棵樹 少兒故事

尋找一棵樹

林卡在尋找一棵樹,一棵名叫“胡克”的樹。 一棵樹怎么會有名字呢?林卡說:“不久以前,胡克不是一棵樹,而是一個人,一個和他年紀相仿,身高、體形也極其相似的人...
最新
閱讀全文
剃頭匠阿木老爹 少兒故事

剃頭匠阿木老爹

我家對岸有一座低矮破舊的小瓦房,住著一位無兒無女、身材高大的單身老人,瘸著一條腿,他是個剃頭匠,我們就叫他剃頭匠阿木老爹。 阿木老爹年輕的時候并不瘸,濃眉大眼,腰板挺直,走起...
最新
閱讀全文
騎士與公主 少兒故事

騎士與公主

有一個旅行少女,已經是冬天將要結束的時候,她來到一個城鎮。她沒有遇見一個人,因為已經是深夜。她挨家挨戶地去敲門,沒有人回應她。這里就好像是沒有人居住的地方。 她穿過好幾...
閱讀全文
小獅子愛爾莎 動物故事

小獅子愛爾莎

小獅子愛爾莎出生才兩三天,它的媽媽就死了。我從巖石縫里把它抱出來,撫摸它,喂它奶粉和用魚肝油、葡萄糖配成的飲料。不久,它那蒙著藍薄膜的小眼睛睜開了,那水汪汪的眼珠滴溜溜的...
閱讀全文
注意熊出沒 少兒故事

注意熊出沒

大熊是這個區域的危險信號。 他在超級市場巡邏。 他在美食廣場搜索。 他在兒童游樂場兜網。他在電影院門口晃蕩。 他甚至站在學校的十字街口,一個一個地盯梢...
閱讀全文
兔耳朵男孩 少兒故事

兔耳朵男孩

怎么會變成這樣呢?兔子阿恒看著眼前的蒲公英難過地想。 兔子阿恒不是兔子,他是一個小學四年級的小男孩,至少幾分鐘前他還是。至于為什么好好的一個男孩子會變成一只兔子,那...
閱讀全文
僥幸的成功是致命的 少兒故事

僥幸的成功是致命的

這是一個刑警告訴我的故事。很多人以為我們刑警像電影里那么威風,成天到處逮捕嫌犯。事實上,在逮捕嫌犯的過程中,我們大部分時間都在等。你必須有足夠的耐心做好埋伏跟監,掌握嫌...
閱讀全文
上鉤的魚 少兒故事

上鉤的魚

杰科斯一邊吃早餐,一邊看當天的早報。 “親愛的,有什么吸引人的新聞嗎?”杰科斯的太太希爾問。 “昨天拉斯維加斯又發生一起入室搶劫案,戶主被搶17萬美元。劫匪如何得手,原因尚未明了...
閱讀全文
告別三葉鎮 少兒故事

告別三葉鎮

三葉鎮是一個好地方。 在三葉鎮溜達了一天,我終于得出了這個結論:當初我想在這兒小住一段日子,看來我不得不改變自己的想法了——我要定居在三葉鎮。 三葉鎮的植物...
閱讀全文